芜凰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翌日拂晓,宋军开拔,魏国在滑台的细作才匆匆忙忙传递消息。等郯郡军营收到军报时,宋帝亲率的五万大军,距离郯郡城楼不过十里地了。

  芜歌在徐府过完生辰就随拓跋焘回军营了。她是被紧急集合的号角声惊醒的,等她走出营帐,战鼓已经擂响,魏军已齐集练武场。

  她看到拓跋焘已披上铠甲,站在教武场的高台上,挥剑向天,对着军士们大喊:“朕与各位将士共生死,天佑我大魏,杀!”

  军士们齐声大喝:“杀杀杀!”

  芜歌只觉得这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有些不真实。不祸和心一走了过来。

  不过须臾,芜歌已从震惊和不安中平静下来:“不祸,劳你帮我去城府地牢传个话,把人带过来。”

  不祸点头,转身就走了。

  “战事已起,军营不宜久留,我送你回徐府。”心一道。

  “不必。宋魏迟早是要兵戎相见的。不过是比我预料的早了一些。”芜歌边说边往营帐里走。

  心一一把拽住她:“阿芜,打仗跟你想的绝然不同。”

  芜歌拨开他的手:“拓跋应该是没法陪我用膳了,你和不祸陪我吧。等我们用好膳,正好上城楼。”

  等芜歌慢悠悠地用好早膳,登上谯楼时,宋军已经齐集郯郡城下。从谯楼往下看,黑压压的全是宋兵。城楼里的魏军将士正严阵以待。

  拓跋焘见她上了谯楼,便迎了上来,神色是少见的冷峻:“阿芜,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  “我请不祸布置的东西,都准备好了吗?”她笑问。

  “阿芜。”拓跋焘无奈地看着她。

  “信我。这个杀手锏一出,真打起来,刘义隆就少了一臂。”芜歌绕开拓跋焘,走到谯楼正中央,饶有兴致地打量起城楼之下置备好的大木桶和木柱。

  那木柱顶端拉了一根粗绳索,绳索一路延伸到谯楼,固定在谯楼的石柱上。而绳索的另一头吊着一个人,人的正下方是一只灌满水的大木桶。

  两军对阵,折辱对方俘虏的事虽不多见,却也不稀罕。但像这样刁钻的,还属头一回,尤其那吊着的还是个女子。

  很快,宋军那边就起了动静。徐湛之一马单骑,怒气冲天地冲奔而来。

  “二爷,救我!”吊着的女子原本已经叫哑了嗓子,偃旗息鼓了,这下见了来人,又扯着撕破的嗓子高喊起来,“二爷,二爷,救我!”

  芜歌看着那匹越奔越近的单骑,冷冷勾了勾唇。

  “拓跋焘,祸不及妻儿,有本事冲我来,抓个女子算什么英雄!”徐湛之的怒吼,随着疾风飘荡在战场上方。

  拓跋焘有些不自在地捂了捂额。

  芜歌偏头,抱歉地看了他一眼,就对那个怒气冲冲而来的将军,大声道:“徐湛之,抓阿九的人是我。我本就算不得什么英雄。”

  徐湛之的速度缓了下来,待他看清谯楼上的人时,眸光有些惊诧地颤了颤。

  芜歌今日穿的是一身玄色劲装,依旧是男子发式,束着一根玄色发带,手里拿着那根软鞭有一搭没一搭地在掌心轻敲着。

  徐湛之在距离阿九十几丈远的地方,勒停了马。那里正好是弓箭手射程的边界。

  他执抢对着谯楼:“幺儿,放了阿九。”

  隔得这么远,他却清晰地看到芜歌笑了,她从小到大,每每恶作剧时都会露出这种狡黠俏丽的笑容,只是如今夹杂了一丝冷厉的嘲讽。

  “二爷,救我,救我!”阿九见到救星,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。

  “太吵了。”芜歌一抬手,只见阿九迅速从几丈高的木柱上坠落,噗通落进了木桶。落入木桶的人惊恐地挣扎扑腾起来。

  “住手!”徐湛之动怒,拉紧缰绳,引来一声长嘶。

  芜歌见时间差不多,便落了手,谯楼上牵扯着绳索的兵士便用力将坠落木桶的俘虏重新拉着,吊了起来。

  “徐湛之,动气做什么?你该谢谢我,帮你找出了杀害妻儿的真凶。”芜歌的声音慢悠悠的,嘲讽至极。她指着木柱上吊起的那个落汤鸡一般的妇人:“可不就是你的九夫人嘛。”

  徐湛之初时震惊,继而看向那个吊在秋风里,瑟瑟发抖,狂咳不止的妇人,一脸惊疑。

  芜歌从腰封里掏出一张纸,递给拓跋焘:“拓跋,劳你帮我射一箭,把这供词送给徐将军。”

  “好!”拓跋焘接过副将递来的弓箭,取出一支箭,戳着那页纸,嗖地一箭射了出去。他臂力惊人,百步穿杨,徐湛之机警地后退了几步,那箭还是不偏不倚地射在了距战马前蹄不过几尺的地上。

  徐湛之用抢勾起那箭,嗖地腾空,一把抓住,展开那纸看了起来。

  “二爷,我是被逼的,是徐芷歌严刑逼我的。”阿九边咳边喊,一脸惊恐,“她不单毁了我的脸,还要毁了我的眼睛,我是屈打成招——”

  噗通,又是一声落水声,紧接着阿九的话就被灌进了木桶,被咕噜噜的水声和扑腾声掩盖了。

  是谯楼上,芜歌又抬手发令了。

  徐湛之的手有些发颤。他已顾不得不远处在水中拼命挣扎的侍妾了,只举着那页供词,冲着谯楼怒声道:“一派胡言!我凭什么信你!”

  芜歌冷哼:“哼,要求证实情有多难?左不过是顺藤摸瓜,查查椒房殿罢了。”她撑着谯楼的护栏,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:“只怕你不够胆去查。椒房殿要不是为了逼你反叛家门,又怎会处心积虑杀了枫儿,嫁祸给嫡房?是你间接害死了妻儿!”

  她抬手,鞭子指着又被重新吊回木柱的阿九:“你,还与这个直接害死妻儿的凶手,又有了孩子。呵。”她冷笑:“你对得起枫儿和秦玲珑吗?”

  徐湛之此时坐在马上,身形都有些摇晃。他看向被高高吊起,瑟瑟发抖,又面目全非的妇人,一脸震惊和惊恐。

  “哦,不止。你还在为幕后黑手卖命呢。”芜歌冷嘲,清淡的声音里却夹杂着隐忍的怒意和痛意,“徐湛之,你真是愚不可及。”

  徐湛之身后的宋军,虽然听不真切,却是清晰地看到这一幕的。

  义隆就坐镇在中军,虽然隔得那样远,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女子,只是谯楼上的玄色剪影,却已叫他气血上涌,只因他清晰地看到在她身侧的白色身影。那是身着银色铠甲的拓跋焘。

  这一黑一白,远远的,竟像太极八卦一样和谐。

  “皇上,徐将军那里恐怕不妙。”到彦之凑近低声。

  义隆冷声:“传令他退回来。”

  只是徐湛之早已呆若木鸡,早听不见命他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芜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为暴君画红妆只为原作者晨晓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晨晓晨并收藏芜凰最新章节

久久超碰